4名学生遭书法老师猥亵!“失察”培训机构被关 、老师被顶格处罚

今年1月,一起因培训机构老师猥亵未成年学生引发的侵权索赔案在长宁区法院开庭审理。四名被害儿童的家长认为培训机构用人“失察”,向该机构提出精神损害赔偿。与一般民事诉讼庭审不同的是,原告席旁还坐着来自长宁区检察院的检察官。这意味着在此次诉讼中,检察院将是受害方的坚强“后盾”。

家长:培训机构用人“失察”

廖某于2017年8月被该培训机构聘为书法班老师,2019-09-17至10月18日期间,他借教学指导之机,先后对书法班的四名学生实施猥亵。长宁区检察院依法以猥亵儿童罪对“零口供”的廖某提起公诉,并建议法院对廖某顶格判处从业禁止。最终,法院采纳指控意见,对廖某定罪量刑的同时,判决其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起五年内禁止从事教育及相关工作。

虽然罪魁祸首廖某已被追究刑事责任,但在被害儿童的家长看来,培训机构用人失察,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在刑事诉讼过程中了解到,廖某不仅没有教师资格证,且在其他培训机构担任书法老师时也曾因猥亵儿童行为被投诉。2019-09-17,被害儿童家长向长宁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培训机构赔偿精神损害。

培训机构支付被害儿童精神损害抚慰金

2019-09-17,被害儿童家长向长宁区检察院递交支持起诉申请。长宁区检察院审查后认为,该培训机构在员工招录和日常管理等工作中存在过错:

一是在聘用廖某时未审核其工作经历、职业资质和道德素养;二是发现廖某授课中的不当行为后未及时进行有效处理,导致犯罪后果进一步扩大;三是在招生培训时没有取得教育培训资质,存在重大瑕疵,应当对被害人承担赔偿责任。为帮助处于弱势地位的被害人实现诉讼权利,弥补其法律知识、诉讼能力的不足,该院决定支持起诉。

考虑培训机构过错行为系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的竞合,长宁区检察院建议家长向法院提起侵权损害赔偿之诉并主张精神损害赔偿,以此弥补无法通过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向被告人廖某主张精神损害赔偿的损失,最大限度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1月21日,长宁区法院对此案开庭审理,长宁区检察院指派检察官出庭支持起诉。最终,经二审法院调解,原被告双方于6月21日达成协议,培训机构分别支付4名被害儿童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4万元,并当场赔礼道歉。

检察机关延伸监督:涉案培训机构已关

经长宁区检察院调查核实,廖某持有某书法考级中心颁发的书法考级注册教师(高级)证书。为预防廖某利用上述证书再次实施违法犯罪行为,该院向发证机构制发检察建议书,建议撤销廖某资格证书,获得采纳。

针对培训机构无证办学的问题,长宁区检察院将线索移送区教育局,并联合教育局对本区教育培训、托育机构进行专项督查,重点排查办学资质、教职人员入职管理、机构环境与设施等问题,依法规范教育市场。经区教育局牵头联合执法查处,涉案培训机构已经关闭。

来源:周到上海       作者:佟继萍 冯曦慧